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前沿新论】对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的思考

  “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是党中央基于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促进经济长期稳健发展所做的战略选择,其从经济长期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角度提出宏观调控的新思路,是一种重要创新,标志着我国宏观调控的思路从过去注重熨平经济波动转向提高经济增长的稳健性,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

  准确把握跨周期政策的深刻内涵

  宏观调控跨周期是相对于传统逆周期调节而言的,其重在避免因短期过度刺激留下长期发展的后遗症。逆周期调节,旨在熨平经济运行中过度的周期性波动。这一政策的理论源于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的有效需求不足理论,逆周期的需求管理政策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奉行的宏观调控圭臬。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以逆周期调节为主的宏观调控体系不断完善,无论是应对20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还是今年以来应对疫情影响,我国都实施逆周期调节,为经济平稳运行注入强大动力,成为全球率先实现经济复苏的国家,取得了良好效果。

  但各国发展的经验教训也表明,逆周期调控政策在危机期间容易“冒头”,并成为新一轮危机的风险之源。为对冲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各国都出台了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政策和扩张性财政政策。这些政策在有效应对危机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后遗症”。

  未来一段时间,我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宏观调控理论需要更多关注大变局之下我国经济发展的中长期问题,实现跨周期稳健发展。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中长期问题既有人口老龄化、要素成本上升、房地产泡沫、隐性债务等老问题,也有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外部环境变化等新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跳出应对短期波动为主的思维定式,更多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加强创新能力等方面进行长期制度设计。

  跨周期政策实施着力点

  跨周期调控是对逆周期调控的进一步升级和完善,重在从结构优化、长期均衡角度提高宏观调控的精准度和效力。具体看,未来实施跨周期调控需要把握好以下关键点:

  平衡总量与结构,更加注重提高宏观调控的精准度。传统的宏观经济理论注重总量而不注重结构,这使得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难以得到有效支持。未来跨周期调控将更加注重平衡总量与结构,提高精准度。加大对国民经济短板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例如对服务业、“三农”和小微企业等精准发力,有针对性地减费让利。尤其是要围绕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环节,加快制度供给。在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内需市场优势的基础上,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打通国内要素循环。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用好用足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

  改革宏观调控工具,更多使用市场化手段。“十四五”期间是我国能否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各国发展经验表明,中等收入阶段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口红利过快下降、潜在增长率放缓,结构不适应、体制不适应则是其根源。只有推动结构和制度变革,提高潜在增长率,才能实现经济转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需要宏观调控更多注重改革,以激发市场活力。就货币政策而言,过去主要以数量型工具为主、价格工具为辅,未来货币政策操作工具转型的核心在于打造市场化的政策利率,提高资金的配置效率。

  长处着眼和短期入手,形成既利当前又惠长远的制度框架。跨周期调控强调要综合施策,协调配合,确保各项政策边际效力最大化,不把某项政策空间用尽,实同寓短于长、以长促短。当前,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率和动力都要发生新的变革,经济运行中面临的中长期问题较多,迫切需要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深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根本上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更加注重政策的连续性和平衡性,形成既利当前又惠长远的制度框架。

  就货币政策而言,跨周期货币政策应更加注重方向、力度、节奏与结构上四个方面的动态均衡,助力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的长期均衡。年初以来,人民银行进行三次降准,与全球其他经济体央行相比,我国央行货币政策一直比较稳健。未来一段时间,考虑到稳增长仍是今年乃至明年经济工作的重点,要坚持逆周期调节的大方向,稳健的操作取向不宜根本改变,但也要灵活调整实施节奏,确保流动性总量、利率变化及政府支出与经济复苏阶段相匹配,避免单方面刺激。与此同时,提高结构性货币工具的精准性和监管有效性,引导资金流向,防止资金“脱实向虚”。

  就财政政策而言,跨周期财政政策应更加注重精准支持中小企业、降低企业税赋负担、加大基础创新领域的投资支持等长期稳增长、调结构的变量,以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市场主体尤其是中小企业是未来中长期经济企稳回升的关键。为帮助企业活下去,政府果断出手,大手笔、全方位帮助企业复工复产。逆周期财政政策是应对疫情的必要和及时之举,有助于避免疫情短期冲击演变为长期负面影响。今年以来,财政通过减税降费等政策保市场主体,政府赤字率突破3%的限制达到3.6%以上,充分体现出了跨周期调节的特征。未来一段时间,财政政策在继续实施逆周期调控的同时,更加注重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引导各类资金向内需市场、经济补短板、基础创新等领域聚集,为构建国际国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创造良好条件。

  (李佩珈系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义举系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