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点绿成金” 充分发挥绿色金融重要作用
访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王遥

  2020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以下简称“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擘画了我国未来5年以及15年发展新蓝图。在《建议》中,“绿色”一词出现了19次。《建议》明确,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十四五”期间的发展目标。

  在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也被列为明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之一。

  决策层连续两次在中央级会议中强调绿色发展,凸显了对绿色发展的高度重视。实际上,自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中国将力争实现“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以来,绿色发展正在成为各行各业未来规划的重要部分。

  在这一过程中,金融业该如何作为,以适应绿色发展的需要?“十四五”时期,绿色金融政策的重点有哪些?就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遥。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我国正处于国民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时期,按照新发展理念,主动探索新的绿色复苏道路,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您认为,中国目前在绿色复苏方面的成绩如何?

  王遥: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重大冲击,世界各国都出台了一系列刺激政策,以推动经济复苏和发展。我国抗击疫情的成绩斐然,经济已经开始稳步恢复发展,并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在这一过程中,绿色产业发展成为我国经济复苏的新引擎。清洁能源的发展是我国绿色复苏的一个典型缩影。以风力发电、光伏发电、水力发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发电在全国快速发展,各地的能源结构也在发生显著变化。以江苏为例,全省总发电机组装机容量13623万千瓦,风电、光伏发电机组装机分别占比8.44%和12.08%;而深圳供电局的数据显示,目前,深圳每年消纳西电东送清洁电力超400亿度,深圳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已近70%。

  此外,新基建成为带动经济复苏的重要抓手,而绿色化、智能化是推动新基建建设的两大要义,为推动绿色复苏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金融在助力绿色发展、绿色复苏方面起到了哪些作用?

  王遥:金融业是经济的血脉,在绿色发展的过程中,金融机构积极行动,为绿色发展注入金融活水。特别是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绿色金融更是在助推绿色复苏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首先,金融业在绿色投资中扮演重要角色。绿色投资一方面可以通过财政资金开展,另一方面也可以使用社会资本,主要通过金融渠道实现。来自金融业的信用资金,满足绿色投资需求的能力强,是绿色项目建设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国绿色贷款余额已经超过11万亿元、绿色债券存量规模1.2万亿元。同时,在疫情发生后,金融业需要更多前景好的绿色项目进行投资,符合我国及世界发展趋势的绿色项目则为金融业提供了一种好的选择。

  金融业对扩大绿色消费与出口同样能发挥一定作用。不可否认的是,疫情冲击与近期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我国居民的消费支出与厂商的出口活动。但是,在消费领域,金融业可着重开发绿色消费贷款,针对新能源汽车、绿色住房等绿色特征明显的消费品,设计专门的金融产品、给予特定的优惠条件。在出口领域,金融业可重点支持绿色贸易融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绿色产能合作项目的融资,同时,应关注项目的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表现、隐含碳排放等非财务指标,避免涉环境问题的国际纠纷发生。

  《金融时报》记者: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您认为,“十四五”时期,中国绿色金融政策的重点会有哪些?

  王遥: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新风潮,是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因此,“十四五”期间,更要深入推进绿色金融发展,充分发挥绿色金融对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支持作用,加强绿色金融国际合作,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在经济恢复的当下,我国将发挥示范和先导作用,引领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全球生态文明建设。

  第一,加强政策激励与支持。2016年《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的出台,使我国绿色金融实现了飞速发展。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向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持续推进,绿色金融在支持低碳经济发展、经济的绿色转型以及环境保护等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而为了更好发挥绿色金融的作用,政府有关部门应继续出台实质性的激励政策,如为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提供贴息、发行补助、担保补贴,设立政策性的绿色产业基金等。

  第二,进一步完善绿色金融及绿色产业相关标准。通过标准的制定及完善,有利于进一步厘清绿色项目边界,明确绿色投融资方向,将资金引导到真正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和行业,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同时,与世界接轨的绿色金融标准一旦制定并推行,有利于吸引外国投资者,吸纳外国资本,形成统一市场并便于监管。

  第三,创新绿色金融产品与服务。当前,绿色信贷仍在绿色金融产品中占据主要地位,其他产品的规模仍旧较小。此外,虽然出现了诸如环境权益抵质押贷款、绿色市政债、绿色融资担保基金、绿色建筑保险等创新产品,但其应用范围和场景比较有限,尚未大范围推广。因此,绿色金融应当在产品创新及推广应用方面下功夫,以提高绿色金融服务经济发展的能力。

  第四,加强绿色金融与数字科技等方面的融合。绿色金融创新同样离不开科技支持,将科技与金融融合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因此,应通过建设和完善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充分发挥绿色金融科技作用,利用数字技术、金融科技等解决当前阻碍绿色金融发展的工具、方法学等问题,开拓绿色金融发展新境地,助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第五,加强绿色金融领域国际合作。绿色金融近年来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表现亮眼,规模不断扩大。但为了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平衡经济增长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绿色金融必须进一步扩大范围和规模。而这就需要加强国际合作,通过建立有关的机制和平台,促进绿色金融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和落地。例如,充分发挥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合作网络(NGFS)、“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GIP)等合作机制与平台的作用,积极开展国际合作,进行绿色金融的实践,宣传相关理念,推促绿色金融的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